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文艺复兴盛期画家 拉斐尔·桑乔 Raffaello Sanz

文艺复兴盛期画家 拉斐尔·桑乔 Raffaello Sanz

时间:2019-11-02 07:44:4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3218次

拉斐尔·桑丘·拉斐尔·桑齐奥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

拉斐尔·桑丘·拉斐尔·拉斐尔·拉斐尔·安齐奥(Raphael Sancho Raffaello S Anzio)是1483年至1520年意大利文艺复兴全盛时期的杰出画家。他还与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一起被评为文艺复兴艺术界三大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吸取了许多家庭的长处,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代表了当时人们最欣赏的审美趣味,成为后世古典主义者无法企及的典范。他的代表作包括油画《西斯廷圣母》和壁画《雅典学院》。

拉斐尔的父亲是宫廷画家,所以他从小就和父亲一起学习绘画。当他11岁时,他的父亲去世了,他成了一名画家的助手。后来,他研究了15世纪佛罗伦萨艺术家的作品,并开始走上一条原创之路。

拉斐尔致力于研究各画派大师的艺术特点,并认真理解他们。他吸取了所有的优点,尤其是达芬奇的构图技巧和米开朗基罗的人体表现和强烈的风格。最后,他以独特的古典精神形成了优雅、醇厚、柔和的风格,成为文艺复兴艺术界三大杰出人物之一,与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和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抗衡。

拉斐尔创作了大量麦当娜的图像,展示了他非凡的天才。他的麦当娜系列肖像画都体现了人文主义和母性的温暖和青春。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我们的女人的婚礼》、《金莺的处女》、《草坪上的处女》、《花园里的处女》、《西斯廷的处女》、《福里诺的处女》、《椅子上的处女》、《阿尔巴的处女》等。

拉斐尔21岁时创作的《我们的女人的婚礼》(The Wedding of Our Lady)不仅表明他充分吸收了佩鲁吉诺的艺术精髓,而且来自幕后,在构图和形象塑造上有所创新。特别是,这幅画的平衡、背景的描绘以及圣母玛利亚的谦逊和精致在以前艺术家的作品中都是罕见的。

大型油画《西斯廷·麦当娜》(Sistine Madonna)是拉斐尔最成功的麦当娜形象,是他用虔诚的心谱写的麦当娜赞歌。这幅画采用稳定的金字塔形构图,人物大小与真人相似,庄重而平衡,背景全部由小天使的头像组成,构思新颖而新颖。圣母院的形象温柔圣洁,展现了母爱的幸福和伟大。

拉斐尔最著名的壁画是为梵蒂冈宫绘制的“雅典学院”。这幅巨型壁画汇集了古希腊以来50多位著名的哲学家和思想家,包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毕达哥拉斯等。,赞扬人类对智慧和真理的追求以及他们的创造力。

在雅典学院(Athens College),图片中心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用手指指向天堂,而另一个用右手指向他面前的世界,从而表达了他们不同的哲学观点:柏拉图的唯心主义和亚里士多德的唯物主义。他们两个是中心,一些著名的学者画的都很生动,一点也不凌乱。

圣母西斯廷教堂

西斯廷麦当娜1513-1514 265×196厘米现收藏于德累斯顿博物馆

《圣母西斯廷》是32岁的拉斐尔在创作的黄金时期创作的。这是他的重要代表作。她给我们讲了一个宗教故事。照片中,厚厚的窗帘慢慢向两边拉开,圣母玛利亚抱着婴儿基督,从冉冉降落在云中。在她的脚下,她和老教皇西斯廷二世以及年轻美丽的圣巴尔巴一起跪了下来。前者穿着厚重的法衣,恭敬地看着处女,指着嘈杂的世界。后者耷拉着眼睛,虔诚地有点害羞,似乎在为母亲和儿子祈祷。两个长翅膀的天使嘲弄地看着这个世界。圣母院迷人、优雅、高贵的脸庞展现出令人惊叹的表情。她的额头充满忧郁。为了拯救全人类,她将不得不牺牲她心爱的儿子。基督受难的地方正怀着极大的不情愿等待着她,但她仍然毫不犹豫地来了。风吹乱了小基督的头发。他紧紧地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睁大眼睛看着世界。他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仿佛他已经明白这里将要发生什么。拉斐尔展示了西斯廷圣母院光明与黑暗的对抗。

尼古拉·果戈理说拉斐尔·桑丘是艺术神化的大师。他天才地吸收了达芬奇艺术的精髓和米开朗基罗充满活力的创作风格。根据拉斐尔的画《瓦萨里》,他画中的人物“由血和肉组成,而不是颜色和线条。”不管是仲博,它都被认为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不相上下。

大公之母

麦当娜戴尔爷爷卡,84×55厘米佛罗伦萨比提艺术博物馆

拉斐尔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仅37年)创作了近300幅画作,其中描绘麦当娜的画作绝对占据主导地位,因此人们习惯于将拉斐尔与麦当娜美丽柔和的形象联系在一起。拉斐尔的麦当娜在她的角色表达风格上也不时有所不同。这幅大公爵麦当娜的画是在1504年到1505年间画的,当时画家刚刚到达佛罗伦萨。他对他的前任,尤其是达芬奇,怀有无限的敬意。这幅麦当娜具有这一时期的历史特征。圣母显得平静而庄严,虽然没有被神化,但也略有神圣化。画家们也非常注重在世界上展现母性之美。然而,这种母爱对世界有一种懦弱的心理特征,这多少揭示了拉斐尔深厚的宗教感情。

当然,正如一些老艺术家习惯于绘画一样,这幅麦当娜也没有添加天篷或宝座。但它也不那么世俗化,不像他后来的一些杰作,在自然界中对待圣母玛利亚。拉斐尔强调了这幅画的背景,并把注意力集中在对处女脸的描绘上:低垂温柔的眼睛,处女和婴儿湿润的肤色,再加上处女脸上不苟言笑的美丽,使这幅画充满了诗意的赞美诗。这幅画可能是为了满足人们对圣母玛利亚对世界的爱的期望,以换取祈祷者虔诚的愿望。据说当时一位公爵夫人很担心,因为她没有孩子。后来,她在画前祈祷圣母玛利亚的祝福。不久,她生了一个漂亮的男孩。

这幅画最初是斯堪尼大公费迪南三世所有,所以它有这个名字。它被画在一块84×55厘米的木板上。这幅画现在在佛罗伦萨的比提艺术博物馆。

草地上的麦当娜

创作年代:1507类别:木制油画规格:107厘米×77厘米收藏: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这幅麦当娜有三个人物,麦当娜、耶稣和约翰。但是这些角色没有宗教标签。厄尔尼诺和约翰都被描绘成婴儿。这个年轻的处女就像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民间母亲。该作品采用金字塔的形式,据说是他模仿佛罗伦萨的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结果,因为该作品是达芬奇当时的成功首创,具有强烈的稳定性。在这一时期,拉斐尔的《圣母子》画作都以风景为背景,人物数量相同,母爱主题相同。在金字塔形的构图中,小耶稣和小约翰靠在圣母的怀里抚弄着躺在圣母腿上的黄鹂,自然而恰当地表达了对幼儿的爱。

这幅画还展示了爱情的许多小细节。小约翰和小耶稣抚摸着停在处女腿上的黄鹂——因为它在处女的怀里,爱抚的动作是自然而恰当的,处女充满爱意地看着,带着一丝微笑,处女用左手拿着祈祷书,她的眼睛看着孩子的手而不是看书,她的右手用更大的动作抚摸着孩子,左边的孩子踩着处女的脚,两个孩子都在母亲的怀里,都跪着休息。所有这些都传达了母亲照顾孩子的荣耀,亲密的身体接触让人们感动。这一行为表现了人类的情感和幸福,使流动成为可能。这的确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行为,在表达人类情感和家庭关系的快乐方面具有特殊的意义。这样的细节,通过拉斐尔热爱而完美的笔触,在根据不同季节用不同的光线和颜色描绘的环境中是生动的。这幅画的背景是农村,仍然是深绿色和金黄色。处女外面穿着深绿色的衣服,里面穿着深红色的衣服。合适的光线照射到圣母和圣子裸露的皮肤上,皮肤明亮、洁净、平静。

拉斐尔擅长控制颜色。这幅画也是他来到佛罗伦萨后成熟的艺术表现。然而,这里有些模仿的笔触仍然无法隐藏。也许拉斐尔太崇拜达芬奇了。

《草原女》

作品创作于1507年,现收藏于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拉斐尔的《草地上的麦当娜》:在这幅画中,麦当娜和孩子是一个三角形,两个可爱的孩子形成了另一个三角形。圣母坐在她身边,看着两个孩子玩耍。在照片中,两个孩子明亮的肤色清晰地出现在处女深蓝色外套和绿色草地的前面。婴儿耶稣正在玩弄施洗约翰小心翼翼地交给他的十字架,这使得圣母的表情充满爱意、安详而微妙,掩盖了她儿子未来命运的忧郁。

这幅画线条柔和,前景美丽。特写镜头里满是鲜花。天空中有几朵淡淡的白云,反射着柔和的光。情感和风景充满了浓郁的诗意,洋溢着人类世界幸福的幸福和美好的情调。由于拉斐尔与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密切接触,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到这幅画中蒙娜丽莎平静沉思的微妙心理表达。

像贝里尼一样,拉斐尔在文艺复兴时期是“圣母院的专业创造者”。他一生中画了许多麦当娜,其中最著名的是这幅。当耶稣和约翰还是孩子的时候,先知的母亲似乎在耶稣的眼中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远处的山脉和教堂成了玛丽的陪衬。她头后精致的金色光环似乎显示了佛教绘画的影响。她脚下的草没有颜色,这反映了玛丽简单的生活。右边的小约翰向上看,据说这是达芬奇的天使们的常见表情。

《草地上的圣母》没有宗教气息。画家只以圣母玛利亚的名义赞美普通女性的美丽,体现了他的人文思想。拉斐尔的麦当娜赢得了巨大的声誉。直到今天,意大利女性仍然用他的处女形象作为衡量女性美丽的标准。

阿尔巴圣母

创作时间:1511材质:帆布油画规格:直径98厘米。收藏地点:华盛顿国家艺术博物馆

这些角色在一个圆形的构图中组织得很好,充满了温暖,但强大而威严。日益高涨的热情在玛丽忧心忡忡的脸上达到了顶点。她平静而悲伤的目光传达了坚定、尊严和精神力量。在照片中,她凝视着象征基督受难的木十字架。

阿尔巴圣母像以其收藏家阿尔巴公爵的名字命名。这幅画以传统的宗教主题为基础,描绘了圣母和施洗约翰沐浴在暮色中的亲密关系。图中圣母玛利亚坐在地上,婴儿耶稣坐在她的腿上,大约翰施洗者坐在她旁边。圣母玛利亚也许厌倦了阅读圣经,她左手拿着新折好的圣经,慈爱地把右手放在膝盖上的施洗约翰身上,带着慈爱和安详的表情看着两个孩子的玩耍。

这三个人的眼睛此时都怀疑小十字架,好像他们都预感到儿子耶稣会为了拯救人类的罪恶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傍晚时分,夏日柔和清新的阳光落在农场和连绵起伏的群山的远景上,给这幅画描绘出一种忧郁的诗意氛围。这个人物的姿势很自然,但它形成了一种不自然的、杰出的平衡构图。柔和而动人的曲线描绘出一幅没有任何差异的曲线图像,并成功地保留了图标的所有灵性。

福里诺圣母

福里诺祭坛画麦当娜是拉斐尔的完美作品。主题仍然是宗教。充满母性的温暖和青春的健美,体现了人文精神。

《福里诺的圣母》展示了坐在云中的圣母,站在光环下的圣徒和恩人,福里诺田野风景的地面视野。这幅画中麦当娜的姿态既有三角形的构图,又有优美的转折,表明艺术家善于将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成就融入自己的创作中。

花园里的处女

创作日期:1507-1508规格:122×80厘米材质:油画:巴黎卢浮宫

《花园中的麦当娜》是拉斐尔在这一时期创作的最具代表性的麦当娜。还有一个关于创作这幅画的有趣故事。一天,拉斐尔正在花园里散步,这时他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正在修剪花朵。这位艺术家被她迷人的形象所吸引,很快画下了女孩的形象。不久,他用这个年轻女孩作为模特,创作了这幅著名的画。因为这个女孩是园丁的女儿,这幅画也被称为“美丽的园丁的女儿”。

在这幅画中,拉斐尔扫除了宗教传说中的神秘气氛,赋予圣母一个美丽、健康、幸福和青春活力的形象,从而吸引了人们的爱。

《花园里的圣母院》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杰出艺术家拉斐尔的著名画作之一。拉斐尔用宗教主题展现现实与理想相结合的完美女性形象,以此来颂扬人性的完美和美丽。照片中的数字令人惊叹。处女低头看着两个孩子。她的表情令人难忘。

椅子上的处女

直径71厘米的佛罗伦萨比提艺术博物馆

拉斐尔的麦当娜是他艺术生涯的纪念碑。他的麦当娜的完美品质是由于他对人类女性的敏锐洞察力。人们认为他的西斯廷圣母像是他女性绘画的缩影。这张麦当娜坐在椅子上的照片可以说是麦当娜拉斐尔形象的巅峰。这幅画中圣母院、圣婴和约翰的三幅肖像比他的任何一幅圣母院肖像都更富有生命气息。

从麦当娜的头巾、绣有民间图案的穗披巾、红色外套、蓝色斗篷等服饰中可以看出,这证明画家是深入观察意大利民间女性形象后的室内创作成果。拉斐尔在一个狭窄的圆形框架中非常小心地处理这三个角色。为了展示母子关系,布局极其精细。婴儿坐在母亲的右膝盖上,但是左膝盖很难操作。如果看起来是这样,约翰会从照片中挤出来。画家利用左膝的褶皱来减弱视觉效果,给约翰一个位置。约翰双手紧握,左肘握着象征性的拐杖。这样,他不仅是一个普通的拐杖,也是耶稣将作为一个牧师来到地球的标志。这根拐杖的手柄是一个简单的十字架,这意味着约翰将在旷野中多次呼唤耶稣,也意味着耶稣将遭受十字架的未来。在基督教图像学中,红色通常象征着上帝的神圣之爱,而蓝色象征着上帝的真理。在一般的宗教绘画中,处女必须穿红色和蓝色的衣服。外套是红色的,斗篷是蓝色的。在这里,处女的红色外套被披肩挡住了一部分,只能看到外套的右臂。蓝色斗篷开始从腰部以下遮住。当她抱着婴儿时,蓝色斗篷只在她膝盖上。结果,穿着红色外套的处女的右手占据了照片的中心位置。小耶稣上的黄色、左边的红色和底部的蓝色构成了对比和和谐的三原色,从而增强了整个画面的色彩。该图像还增加了奢华和华丽的气氛。玛丽胸前的披肩绣成绿色。绿色有互补作用。从色彩的角度来看,画家正在精心设计,证明拉斐尔画这幅画绝非偶然。从这三个形象的密切关系来看,玛丽深情地拥抱着她的儿子,低着眉毛眯眼看着照片,显示出一种女性魅力。这种姿态和表达吸引了后世的许多观众。当观众看到这幅麦当娜时,他们自然会联想到美丽的生活。形象的自然美和结构的造型美传达了母子爱的精神美。这个想法,即使在几百年后,仍然是人们最愿意欣赏的造型艺术。

“胜利的赞美”

《胜利的赞美》,拉斐尔著,1512年,295 * 224厘米,罗马法尔内宫

这幅壁画是当时最富有的银行家奥古斯丁·吉齐在罗马台伯河边别墅的装饰之一。这座别墅由巴尔达萨里·佩鲁济(Baldasarre Peruzzi)设计,现在被称为“法内加纳别墅”,因为它是在1579年被法内加纳家族购买的。装饰工作结合了许多艺术家,如拉斐尔、谦比山·皮翁博和佩鲁济,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是画家。

拉斐尔几乎所有的设计都是由他的助手画的,但是“胜利的赞美”是他自己画的。这是一系列装饰在庭院和回廊上的神话画中的一幅,但最终装饰计划没有完成。1514年,由于台伯河泛滥,壁画上的油漆因墙壁潮湿而剥落,因此绘画计划中断。

根据神话故事,加拉太是海中美丽的女神。她爱上了年轻英俊的阿奇什。然而,迷恋加拉太的独眼巨人保利福莫斯(Paulifmos)看到这对恋人,嫉妒地扔石头杀死阿奇斯特。拉斐尔没有画出这个故事的情节,而是用“胜利的赞美”描绘了已知的场景。这幅画中的加拉太被神化的海洋生物所包围,呈现出耀眼而光荣的姿态。这张照片旁边是皮翁博的“波利萨里奥阵线”。在最初的装修计划中,实际上只有这两个完成了。

雅典学院

雅典学院,拉斐尔著,大约1509-1511,772厘米(下),罗马梵蒂冈宫签名大厅

这是拉斐尔在梵蒂冈教皇签署法令的大厅里画的四幅大壁画之一。也被称为哲学。它以古希腊著名哲学家柏拉图创立的雅典学院(Athens College)为主题,以柏拉图及其弟子亚里士多德为中心,描述了自古希腊以来50多位各方面的著名学者,以赞美人类对智慧、真理和人类创造力的追求。图片的中心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一个用手指指向天堂,另一个用右手指向他面前的世界,表达他们不同的哲学观点:柏拉图的唯心主义和亚里士多德的唯物主义。

以他们两人为中心,双方的一些著名学者形象生动,他们各自的活动和运动都统一在自由为真理而战的崇高主题中。它们一点也不显得凌乱。整部作品的构图非常宏伟,画面清晰,人物聚集分散,密度适中。背景中的三层拱门不仅在画面中表现出强烈的深度感,还增强了整幅画的宏伟。在色彩处理方面,乳黄色背景与人物服装的红、黄、白、紫等颜色相互交织,明亮和谐。

圣母玛利亚的婚礼

“圣母玛利亚的婚礼”,拉斐尔著,1504,170 * 118厘米,米兰·布雷拉艺术收藏

这幅画的构图风格、环境和人物配置都模仿老师的佩鲁吉诺(Perugino)画《基督给彼得天堂之门的钥匙》。除了老师安静优雅的风格外,人物造型开始显示出其独特的温柔风格。这幅画采用对称布局,背景是充满天堂的不屈不挠的多边形浸信会教堂。大量使用水平线、垂直线和半圆形曲线,在刚性和和谐的整体变化中产生柔和、简洁和生动的美感。画家巧妙地运用透视法使空间深远。

画面前景仍以对称式布满人物,视觉中心是代表神的意志的主教主持仪式,